孕检正常分娩时突发羊水栓塞(组图)

发布时间:2021-04-11   来源:未知    
字号:

  25岁的张女士怀孕后一直在济南市妇幼保健院进行孕检,整个孕期一切正常,小两口正期待着小生命的降临。

  8月10日,张女士住进济南妇幼保健院待产,医生认为没必要剖腹产,直到11日凌晨3点还检查为正常。

  凌晨5点却突发意外,紧急剖腹产之后,孩子送进重症监护室抢救,这时医生说“大人没事儿”,然而半个小时之后却突然又对产妇进行抢救,最终抢救无效。

  “好端端的一个人,医院明明说一直都正常,怎么会突然出事儿?”家属实在无法接受这一事实。

  自从去年怀孕之后,张女士都是按照济南市妇幼保健院的要求,定期进行孕检,每次检查的结果都显示为正常。8月10日,因为已经到了预产期,张女士住进了济南市妇幼保健院待产。

  “当时刚住进医院时,做B超、验血等各种检查结果都是正常的。”张女士的母亲侯女士回忆说,因为此前孕检显示,胎儿比较大,所以他们提出能否进行剖腹产,但医生检查以后却说,一切正常,没必要急着剖腹产。

  “10日晚上9点,女儿肚子疼得很厉害,我们又提出剖腹产,但医生检查后,仍然说正常。”侯女士说,“到了11日凌晨3点,女儿肚子疼得更厉害了,医生检查时仍说正常,让继续等。”

  然而,到了11日凌晨5点,张女士已经疼得受不了了,医生再次来检查时,发现羊水已经浑浊,胎儿很危险,需要马上进行剖腹产。

  “当时大家都手忙脚乱的,医生又让我们签字,又耽误了一些时间,女儿才被送进手术室。”侯女士说,到了早晨6点半,孩子出生了,但抱出孩子时医生说孩子因为大脑缺氧,颅内有淤血,情况很危险,需要先送进重症监护室抢救。

  侯女士清晰地记得,当时医生刚抱出孩子时,说了一句“大人没事儿”,这句话让她悬着的心稍微有些放下,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刚出生的孩子的安危上了。

  然而,半小时以后,医生突然又找到家属,让他们签字,说要给产妇输血抢救,此时家属都感觉很震惊:“怎么刚才医生还说大人没事儿,为什么突然又要抢救?”

  到了上午10点,医生从手术室走出,遗憾地摇着头说:“虽然经过全力抢救,但最终抢救无效。”

  现场的家属都无法接受这一冰冷的事实:“怎么好端端的一个人,医院一直检查都说是正常,会突然出事儿呢?”

  对此,医生给出的解释是,患者是突发羊水栓塞症,这种疾病发病几率非常低,但一旦发病,死亡率却又极高,所以医生虽然尽了全力,但最终没有挽回患者的生命。

  “好端端的一个人,医院里一直说检查正常,怎么会说没就没了?”对于产妇的意外离世,家属在表示难以接受的同时,向济南市妇幼保健院提出质疑:产妇的家属多次要求剖腹产,为什么医院一直不同意?为什么医生开始时说“大人没事儿”,过了半小时之后却又要进行抢救?

  家属侯先生表示,一开始医生在产检时就说,胎儿可能比较大,很可能顺产时比较难生。当时产妇的家属就提出,能否直接进行剖腹产。然而医生在多次检查时反复说,一切都正常,没必要急着进行剖腹产,等待顺产就行。

  侯先生说,在11日凌晨3点时,产妇肚子疼得已经很厉害了,提出是否可以进行剖腹产,但医生检查时说,孩子的胎心跳动正常,各种情况都正常,继续待产就行。但实际上,当时完全可以进行剖腹产,这样后面发生的悲剧可能就可以避免。

  而到凌晨5点发现问题时,中间隔了那么长时间,医生却没有及时进行检查发现问题。

  同时,侯先生表示,在11日早晨六点半,孩子刚出生时,医生明明是说“大人没事儿”。但到了半小时之后,却又要进行抢救。

  这是否意味着,当时医生完全忽视了产妇,耽误了产妇救治的最佳时机?或者是,手术过程存在着一些疏漏,导致产妇出现意外?

  济南市妇幼保健院负责处理此事的王主任表示,对患者的诊治和抢救过程,都是严格按照程序进行的,出现意外也是医院没有想到的。目前医院正等待司法鉴定结果。

  王主任说,产妇确实检查显示正常,但医院一直鼓励产妇顺产,只要是产妇没有出现异常情况,或者说达到一些标准,比如出现妊娠高血压、胎位不正等问题,医院就不建议产妇进行剖腹产。

  “凌晨3点时,确实通过监护检查发现产妇和胎儿都是正常的,没必要进行剖腹产。凌晨3点监护完了,没必要过一会儿就再去监护一次,到凌晨5点,再去检查,从程序上讲也是正常的。”王主任说。

  对于为什么医生开始称“大人没事儿”,王主任回应说,开始时确实没事儿,但之后产妇突发羊水栓塞。羊水栓塞是一种突发的急症,发病率非常低,但死亡率却极高,在发病前,没有任何症状,一旦发病,即使是国内一流医学专家,也难以保证抢救成功。

  据王主任介绍,济南市妇幼保健院每年接生1万多婴儿,连续四年都没有碰上羊水栓塞的案例。2009年曾遇到过这样的案例,当时也没有抢救成功。

  王主任称,下一步将走司法程序,具体如何处理,要等待司法鉴定结果。在经过司法鉴定之后,如果判定医院有责任,那么医院将服从判定,承担相应的责任。

  14日,记者在济南市妇幼保健院的四楼产房采访时,张女士的母亲侯女士正在椅子上打着吊瓶,和亲属们一起回忆女儿出事儿的情景时,多次泣不成声。

  张女士是侯女士唯一的孩子。去年侯女士的丈夫不幸去世,本来女儿结婚怀孕了,侯女士感觉有些欣慰,也常常憧憬着外孙或外孙女出生后,一家人幸福在一起的场景。

  据家属们说,侯女士已经连续几天不吃不喝,睡也睡不着,情绪非常不稳定,现在不得不打吊瓶。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时尚女人
育儿知识
生活百科
减肥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