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征集到男性下体照片2000张图

发布时间:2021-04-29   来源:未知    
字号:

  截至10月24日下午2点,土家族姑娘海容天天已经收到了2000多张网友发来的图片。

  她试图从这些图片中找出男权的根源,但她发现,这些照片让她看到了男人的无力。

  10月23日一篇名为《征男性下体图片美女称被强奸 拉母亲共拍裸照》的报道出现在门户网站后,她的邮箱多了1800张图片。

  而海容天天告诉记者,她并没有接受过对方记者的采访,该文对其曾被强奸和与母亲共拍裸照的描写有失客观。

  “没有想到对方会对女孩被强奸如此有兴致,并以标题的形式抢眼出现。”海容天天说。

  海容天天2002年开始写博,贴自己的裸体照片,她的文章,绝大多数和“性”有关。

  “性博客”博主,年轻姑娘,天体工作者,征集男性下体图片……这些元素累加起来,构成了这次极其吸引眼球的新闻事件。

  最近,海容天天的博客上多了很多新网友的留言。有提出要海容天天用自己的图片进行交换的,有骂她“怎么不去吃屎”的。

  海容天天(以下简称为“海容”):就是想通过这个男性区分性别的器官,去看男权主义。

  其实最关键的不是他们传给我的这些图片。我到现在为止收到的图片都大同小异。我主要目的是看一看,中国目前在大男子主义的思想下,对这件事情的参与度——从我发帖开始,整个公众的表现。

  海容: 以前做的多是对女性身体的研究和思考。男性方面倒很少。为什么女性的地位这么低?特别是年轻貌美,社会底层的女性,地位是很卑微的。这种卑微来源于社会某一个阶层男性对他们的看法。我就想来找到这个根源。

  其实他们表达对女性的“看不起”的方式,很多时候就是通过“性”,把这个阶层的女孩子地位放得很卑微。他觉得她的身体,她的一生就是为了他的生殖器,为了他的快乐而生存的。我现在就是想去把这个根源看清楚。

  海容:很直观很直白。因为那些图片,那样展现出来,并不是像他们想象的那样多么有力量,多么有权威,而是很……(她思考了很久,在想一个合适的形容词)几百幅图片看下来,我觉得很没有力量,很……不美好。也不是不美好,就是没有所谓男权的那种崇拜的感觉。

  这种无力感绝对不是因为我看了2000幅照片造成视觉疲劳,不仅是我看到第一张网友给我发来的照片的感觉,我在生活中看到的男性生殖器也让我有这种感觉。

  青周:但你在征集令中写明了不要勃起时的下体照片,是不是故意要达到那种无力的感觉?

  海容:对。因为我觉得勃起只是瞬间,我想看的是男人在大多数时候,一种很常态的状态。我将来也会做一组勃起的照片作对比。其实勃起的时候那个器官也没有多可怕,也不会产生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切都是他们心理造成的。

  青周:但是很多力量都是一瞬间的,比如的力量也是瞬间,但足以让人产生恐慌。

  海容:阳具崇拜不是一直都有的。是母系氏族过后男性对那段历史中对于自己卑微角色的过度反应,用夸张的方式来强调他们的角色,到最后发展成为女性角色卑微。

  海容:我没有详细询问,没有必要。首先是长期关注我博客的人,和我一起思考的人,中青年居多。

  青周:你不要求男人露出身体的其他部分,很多人可能觉得反正也不露脸,你也不知道我是谁,拍个照片发给你,是很无所谓的事情,他们也许不会有所谓的“思考”呢?

  在中国,很多男性生殖器会有某种缺陷,因为我们的传统观念上就是家里生了个男孩就好了,但在国外,小男孩一生下来就会去做包皮切除手术等等。很多中国男性自己都没有面对过,所以当他们自己拍下来,自己看了,他还会发给我,而且我已经声明将来可能会拿出去展览,会给更多人看到,在这样的前提下他还愿意把图片发给我,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

  青周:将来做成画册或者展览的时候,你觉得会不会让看到你的作品的男性产生一种被你打击的感觉?

  海容:我不是想去打击任何人。我不女权也不男权。虽然我从这些图片中没有生殖崇拜的感觉,但我依然会尊重男性,我也还是热爱他们(她笑了起来)。我不希望打击他们,只希望他们也思考一下。

  我也不会把我自己感受到的感觉写出来,放在旁边给他们看。图片本身就能说明很多了,而且他们应该能感受到比我更多的东西。

  海容:我不会。(她突然变得非常严肃)我觉得女性的下体给人端详得已经够了。

  海容:很感动,觉得还真有人响应。他在邮件里写“支持你”。然后他在我的博客留言:“你要把三陪小姐体验的文章写完。”

  青周:你发出这个帖子之后,一些网友在你博客上的留言有一些过激的评论,你之前预料过吗?

  关于我做这个事情的报道被很多马来西亚、中国香港的报纸都转载,就有很多那边的网友来我的博客上留言,他们觉得我在人体方面做得还不够。当网友的地域非常广了以后,我会发现很多人的反应并不是因为我做了这个事情,而是因为他们自己的文化背景不一样造成的,不是我个人的力量可以去改变的,干脆就不在意了。

  至于让我去吃屎,我觉得他们大可不必。因为我拿出来的,包括我的身体、我的文字、音乐,都是我很认真努力之后最宝贵的东西,我没必要拿我自己的一坨屎给大家看。

  但是他们这样说我能接受。可能他们在现实中点头哈腰地做人,在网络上能够轻松地宣泄,无伤大雅。他也没有说一定要把我杀了。

  青周:我看到有个网友的留言比较有意思,他说:“看海容天天文章和图片的男人,99%都想和她上床,剩下1%可能是好男人。” 你同意吗?

  海容:他指的是那些刚开始接触我的图片和文字的人。就像我们现实生活中,当一个男人和女孩谈恋爱,他就会很想看她的身体。但是当他们变成夫妻,彼此对对方的身体非常熟悉,这种东西就淡化了。

  我和网友的关系也是这样,当他们不停地看我的身体,身体已经成为一个背景,他更愿意感受的是我的内心,我的思想,我在做的一些事。慢慢地他就把我当作他自己,他会去看新来的人对我的评价。

  海容:我在和讯网(海容博客所在的网站)里面“好友”有1400多个,加上TOM和新浪的好友,还有QQ的,加起来,大概有2000人。

  我妈妈生了四个小孩,前面三个都死了。我妈妈的髋关节变形,三个小孩出生的时候受到挤压,生下来没两天就都去世了。我是剖腹产拿出来的,很侥幸活下来。

  所以我从小就听到周围的人在谈论死亡的问题,我很小就在想我什么时候会死去。当我一觉醒来发现还活着,我又会很高兴。

  再加上我小时候生活条件非常差,我爸妈在我六岁的时候离婚。我就有一种我长不大了,一天比一天更难过的感觉。有时候我也自己偷偷地想,像那三个死掉的小孩一样,也挺好的。

  而且我也尝试过。(海容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带着笑意,似乎曾经的自杀举动发生在另一个人身上。)

  18岁的时候,吃了一整瓶安眠药,后来被人发现了去洗胃。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我有那样的心理,觉得死亡是很美好的。最可怕的是,那次的经历到现在给我的感觉都是非常美好。

  很多人辛苦地追求这个那个,他们是为了明天有更美好的生活,但是我不是啊,我觉得我可能明天就飞走了。所以我今天要很快乐,我想做什么事情我就去做。生命对我来说并不是很重要。

  青周:你在博客上“个人经历”那一栏写“曾被强暴过,所以要捍卫身体”,但你现在做的事情是“裸露”,这样如何捍卫自己的身体?

  海容:那段经历我不想再提。捍卫不一定要隐藏。当受到压迫的时候,我选择了站起来。我想理智地让别人看到身体是怎样的状态,这是最直接的表达方式。

  海容天天是土家族人。成长于土家山寨中,13岁自己走出大山求学。她的文字中,经常能看到民族的印记。

  海容:我妈妈没有受到多少封建礼教的影响。首先她是出于爱我。但我后来发现她自己对“天体”是很支持的。

  最近她看到我网站上有不好的留言,她就说:“以后别人骂你,你就说:我妈说的,人的脸和屁股,有那么大的区别吗?”

  清朝有个文学家叫顾彩,写了一本关于土家族的书,《容美记游》。书里面描述了顾彩当时去到深山里面看到的劳动着的土家妇女的形象,身上穿的是豪猪刺做成的裙子,上半身是裸露的。

  海容:他们都不上网的。十几年了我和家里没有多紧密的联系。虽然我会经常回去,但是我每一次回去都还是我走的时候的样子,好像我未曾离开过。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是我们那个山寨里面很多小孩子的榜样。大人会跟小孩子说:她小时候吃了那么多苦,后来一个人走出大山。但是现在(她又笑了)他们对我有点畏惧。特别是曾经以我为榜样的小孩子,他们长大了,也走出大山,看到我的图片,给他们的震撼挺大的。

  木子美是比较早对我的思想有冲击的女性。我觉得中国女性,从小脚女人,到今天的木子美,是很大的一个变化。我不是佩服她,我只是很感动于中国女性的命运的变迁。木子美这样的人能够出现,没有被关起来,绑手绑脚,就说明现在中国社会是宽容的。

  海容:她们没有固定收入,月薪在3000元以下,没有受过正规大学教育,多数来自农村。不对,月薪不能作为衡量标准,我之前的“体验”里面接触过很多三陪小姐,她们的月薪很高,但她们的地位绝对是很低下的。

  我不能代表她们,但我可以替她们说话。我了解她们的生活,我也来自社会底层,我现在也还是社会底层普通的一个年轻女孩。

  和海容天天对线岁生日。她的声音很轻,善于倾听问题。如果在说话时被打断,她需要几秒的停顿,来回忆要从那里接上。

  这是一种矛盾,我无法将这样一个声音和在博客上写《三陪小姐体验记》、《如果你摸我的乳房,我就捏碎你的睾丸》等一些“生猛”文字的“海容天天”联系起来。

  她身上还有另一种矛盾。她热爱“天体”这样的生活方式,要回归自然,但她用的护肤品是昂贵的法国品牌“Sisiely”,她也会刻意去节食、运动、吃蔬菜水果。

  “好大一瓶,可以用很久。”在谈到那个法国牌子的东西价格昂贵但分量比较足时,更像一个普通的小女孩。

  她说她“在那里都没有家”,从来没有上过班,最近的谋生手段是帮朋友做电视剧和电影的音乐。她负责联系音乐人,也许还会参与录唱和整个制作。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时尚女人
育儿知识
生活百科
减肥方法